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女佞臣洗白指南(系统)_ 69.第69章-

时间:2021-05-10 12:0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小棋童小说女佞臣洗白指南(系统) 69.第69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不知是因为深夜的庭院中气温清寒, 还是因为顾元珏尖锐的问题, 苏瑾清唇上的颜色阿呈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苍白, 纤长白皙的十指扣在披风上, 和着的不远处的朦胧月色, 宛如玉成。

    苏瑾清比顾元珏稍大一些,但少年却整整比她高出一个头来。手掌捏在腕上, 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, 让人几近于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所说的殿下曾是我的师尊, ”安静了许久,她终于移开视线, 动了动唇:“所以,你以为, 我难道会在你面前非议我的师父么。若是殿下当真是好奇此事,自可派人前去打听。深夜潜入丞相府, 又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元珏腕上的力松了松, 嗤笑一声, 压低声音:“自从大军进入京都,传闻已遍布金陵城, 说他最舍不得的人就是他的弟子,为此不惜离经叛教、罔顾人伦与自己的皇叔摊牌。苏丞相, 刚才这个问题,你不是不能回答, 而是不敢回答吧?!毕竟, 与自己的师尊苟且这样的事情, 除了丞相大人你,大抵也无人做得出了。”

    顾元珏的态度有些激动,苏瑾清不由下意识后退了一些,敛下眼眸,忍不住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是为什么?”顾元珏却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反倒越逼越近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会入主金陵城,所以才答应他的。或者,是他主动要求,总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总不会……是因为你喜欢上了自己的师父吧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另他竟然生出了些许恐惧,他根本就不可能承认,也不会相信苏瑾清这样的人也会动真心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定是想错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”苏瑾清抿唇,不着痕迹转移了话题,轻轻的道:“你今夜前来,顾容谨殿知道么?”

    顾元珏眸色变了变,她问这个问题做什么,顾容谨当然不会准他来见她。

    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若是师父不知情,殿下还是快些回去吧。毕竟,这丞相府四周都是司药舫的耳目。”只见苏瑾清转过头来,眼神清淡的看了顾元珏一眼,眸中冷意更重:“我可就不能保证,明日殿下还能平安的走出这座丞相府了。天将未明,我就会将殿下亲手交给师父,你信么?”

    顾元珏先是一怔,继而冷笑起来:“这么想这赶我走,你想做什么?就因为我问出了你们之间的苟且之事,让丞相大人面子挂不住了?苏丞相,这可不像是你万事不为所动的性子啊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片刻,凑下身来,俯到苏瑾清耳边。口中的一字一句,皆因为动力,显得有些发狠:“还是说,你与顾容谨夜夜在一起的时候,就从未想过这些!如今东窗事发,就想着要去堵住天下的悠悠之口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错了,”默然一瞬后,苏瑾清长叹了一口气,似是轻轻笑了一下:“我对顾容谨如何,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,世子殿下。你要知道,丞相府从不做赔本的交易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指尖轻轻划过披风,苏瑾清压低声音,装作无意的道:“你又如何知道,顾容谨所为,是违背了我的意志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短暂的一默后,顾元珏瞳孔倏然收缩,他怔怔的望着苏瑾清,半晌,才唇齿不清的重复:“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,你们可是师徒……天下人皆知……”

    苏瑾清捏紧了朝服,转向亭台处,向前走了几步,道:“师徒又如何,天下人又怎么样。你们所看重的,不外乎伦理教条。那些人的口诛笔伐,我又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顾元珏顿时牙关咬紧,脸色变了变,“我知道你不在乎!可是你也不在乎顾容谨对你的所作所为么,如此随波逐流,还真是辛苦你了啊,丞相大人。”

    苏瑾清顿时觉得,她不能将这么多的事情给顾元珏说清楚,因为他永远都不会理解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像是她是什么离经叛道、十恶不赦的魔头。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想要自己的东西,为此,宁愿和自己的师尊在一起。

    反正,这也是顾容谨先提出的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又怎么了呢,这又能碍着谁呢?

    她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你的部下已经来了。”手指敲打在栏杆上,苏瑾清歪了歪头,饶有兴趣的看着顾元珏,“你难道还不走么,等着你凯旋而归,我们再来叙旧,也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顾元珏捏着剑,显得指尖都有些发白,冷冷的嗤笑一声:“那我好好等着丞相大人。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,等着圣上出事,看看你这位前任天子的宠臣,又会有什么下场?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苏瑾清唇角仍旧保持着微微上翘的姿势,直到顾元珏的身影完全淹没在黑夜中,再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忘恩负义,有负圣恩。

    离经叛道,勾结师尊。

    这大抵就是旁人对苏瑾清的看法,连说一个祸乱超纲的祸水都不为过。可宁樱却不这么认为,在弟子的面前,连顾容谨这样的正人君子都做不到克制禁欲,不逾越规矩半分。

    ——更何况是苏瑾清这样流连在乱世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金陵城很快就乱了。

    听闻少年的麒麟军主卷土重来,灵河边上的百姓一波一波往京都里涌入,希望京城能给他们容身之所。

    可惜,如今朝堂上的官员都自顾不暇,又哪里会有人去照管那些难民呢。

    这件事上报到丞相府后,苏瑾清让京兆府在府衙前设粥棚,暂时将散落的百姓安置下来。闲置的驿馆也被收拾出来,用于流民的栖身。

    苏瑾清没有进宫,今日宫城戒备森严,所有外臣都不得入内。守在君侧的,只有几位同姓亲王。所以她上了金陵城的街,来看看外头的情形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新任的京兆府尹见听说苏瑾清的名声以后,原本是不大待见她的。当今丞相祸名广为流传他不是不知,可惜时至今日,苏瑾清是唯一一个还敢大着胆子上街的内阁权臣。他也不得不去见见了。

    苏瑾清只是问他要了涌入京都的流民名册,并未多加为难。京兆府尹将文书呈上来以后,连忙告退下去,连个面都不敢露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个时候了,丞相大人还有心思在此过问这些小事,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忽然一个声音传来。苏瑾清手中的动作顿了顿,这样的声音,不用看,也知道是陈琅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他还是坐在轮椅上,那样温和的神色。苏瑾清垂眸,随意的翻着名册,抿唇,唇角稍弯:“你不也一样么。这个时候,却还有闲心在这里出现。难道不是应该好好盘算着,如何才能杀了顾容谨么?”

    陈琅双手握住轮椅的木扶栏,握的有些发紧。他微微笑了笑,低声说:“我来这儿,其实是为了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瑾清倒也没怎么看他,平淡的接过话来:“若我没有猜错,此刻在我的周围,一直有锦衣卫的人看着,你又何必亲自过来?”

    金陵城的大街上,行人皆是面色匆匆,只是偶尔有一两个巡视的防卫司官员路过,较之昔日的繁华,实在显得有些萧索。

    但几乎在暗中的每一个角落中,都驻守着锦衣卫无孔不入的情报网。各方势力、无数眼睛都盯着丞相府。

    片刻也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罢了。”蓦然间,陈琅温和的笑了笑,推着轮椅,走过来几步。手指搭在苏瑾清的脉搏上。过了片刻,苍白的脸上神色稍变,他声音渐沉:“你昨夜又一夜未曾合眼?”

    苏瑾清眼睫稍稍动了动,没有直面回答。

    她捏紧袖口,神情仍旧是淡淡的,“这与陈大人难道有何关系么。大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找我,大抵不只是为了来看我在做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陈琅眼眸弯了弯,环视一顾,示意锦衣卫的人先退下,掩下了眼中的一缕暗色。

    待到四下除了丞相府的几个亲卫,再也没有旁人。陈琅望着她,忽然拱手一礼,声音微微沉了下去,“丞相大人,三年前,大人将我亲自带出公主府。陈琅前来谢过大人,昔日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苏瑾清垂眸,看了看他的手,轻轻抿了抿唇,说:“我当初救你,也不过是为了用你,如今你已不欠我什么了。所以,你今日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陈琅眼睑垂着,唇角弯出一道温和的弧度,墨玉般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异色:“丞相大人,相识多年,下官从未求过您什么。今日只此一次,下官请大人随我离开此处。至少这几日,与我在一起,好么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温和,连一丝强迫的意思都听不出。但在这种情形下,苏瑾清却不得不往那些危险的方面想去。

    陈琅与卫梓俞联手,必定是有备而来,想要将她带走。而胆敢胁迫丞相,这是他们竟连最后一丝生机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剑走偏锋,铤而走险,就是为了对顾容谨造成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陈琅,你都想清楚了?”苏瑾清咬了下牙,温声问:“你不想要性命了么。如今你于朝廷而言,是戴罪之身,现在谁都可以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明白。”陈琅眸子低垂着,言语极为温柔:“若是此事结束,任由大人处置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微微停顿了一下,喉结上下滚了滚,凝望着苏瑾清,说:“在此之前,我不会让他再控制你。”

    “陈琅,”苏瑾清忽然打断了他,冷冰冰的道:“我没有被控制什么,无论我做的什么,都是为了我自己。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?如此看来,大人的确不介意顾容谨的逆行啊。”

    陈琅眸色渐深,但也没能反驳出什么,指尖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锦衣卫装扮的人来到陈琅身边,似是在禀报什么,“卫大人让我转告你,江湖上的人已经被带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陈琅微微颔首,让他退下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江湖。

    然而,听到这个词以后,一时之间,苏瑾清忽然心里发紧,像是被什么捏住咽喉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想到一个可怕的猜想。为什么顾容谨后来无论如何都没有放过陈琅卫梓俞他们,这其中不只是她的原因。或许,还和蜀山,江湖,他长大的地方有关。

    她的眸子剧烈抖动了一下,声音都发生了些许变化,“你们是不是,还抓走了蜀山的弟子?”

    顾容谨对他们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,如今他们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挑衅,这难道不是逼着顾容谨动手么。

    ……还是说,他根本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陈琅的回答极其冰冷:“是。蜀山犹如顾容谨的骨血,重要的意味不言而明。想要逼迫他就范,就只能这么做。只是,除了他们,我们还需要一个更大的筹码。顾容谨一顾念到她,则必定不敢违抗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,只是语气放缓了些,抬起眸来。

    迎上那双温润如玉的眸子,他虽然还没有说出来,但苏瑾清已经能猜出他的答案。果不其然,只见陈琅嘴唇动了动,轻声道:“——那个人,自然是你,苏丞相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